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 > 新闻资讯 > 媒体信息

南方日报:广州黄埔:旧村改造助推乡村振兴 万象更新 乡村“新生”

信息来源:南方日报 发布时间:2021-04-30 浏览量:-
字体大小:

  转存图片

  中新广州知识城九龙新城首期安置区。智顼颖 摄

      

  郁郁葱葱的树林掩映下,鳞次栉比的白色板房中,飘来阵阵菜香。

  晚饭时分,菜式丰盛,有肉有蛋有蔬菜,老人们三五成群,或排队打饭,或用健身器材锻炼。护工在板房间穿梭着,为行动不便的老人送晚饭。遇到来访的村干部们,老人们还热情地招呼着。

  这是广州黄埔洋田村老人安置区里的一个平常夜晚,这里住着77位未能自行安排临迁的长者,均是免费拎包入住。

  去年,黄埔区立下“军令状”,力争到2022年底完成66个重点旧村改造项目的签约拆迁,洋田村是其中之一。截至4月25日,黄埔区、广州开发区今年累计完成旧村拆除面积435万平方米。

  在该区大刀阔斧的城市更新中,亦有对乡土的“呵护”。在推动44条村(社)全面改造的同时,该区也推动16条村(社)进行美丽乡村综合整治,更选取了5条试点村试行全面改造和综合整治相结合,以城市更新助力乡村振兴,打好“组合拳”。同时,该区也着力加强全域农村人居环境整治,培育文明乡风,建设美丽宜人、业兴人和的社会主义新农村。

  共建中享受新福利

  今年一开年,九佛街凤尾村村民就迎来了好消息:凤尾旧村改造项目首期复建区配套工程奠基,该村旧改复建区全面进入建设阶段。

  凤尾村将旧村改造同国际生物医药产业园的发展结合起来,迈入了全球顶级高端产业圈。村里还要建设海归小镇,引入高层次海外留学人才和总部经济。

  原本,凤尾村位置偏僻,居住分散。现在,“凤尾”已处于生物医药价值创新园中的“宜居生活片区”内,守着黄埔区知识城北大门,等“凤”来。

  “村集体经济发展,村民才能幸福。”九佛街凤尾村第一书记巢海明说,目前凤尾村旧改签约率达到96.2%,拆除房屋109.9万平方米,完成全村房屋约92%的拆除任务,2020年12月已完成旧村改造公开引入合作企业工作,计划4年内建好并逐步分好复建房。

  几年前,包括凤尾村在内,九佛街多个村落还是远离市中心的偏远地区,经济以农业为主,集体经济弱,农民收入少。随着中新广州知识城建设的启动,百济神州等一系列高端产业项目落户投产,曾经的落后村落逐渐驶入了高质量建设和高速发展的快车道。

  与凤尾村类似,在蟹庄村,征拆区域将建设生物小镇,吸引高科技生物企业入驻,参与全球价值链创新链分工;而佛塱村则紧抓城市更新机遇,把未纳入城市更新的土地利用起来,建设芯片小镇,吸引集成电路企业入驻。

  “建设容易改造难,我们不能把延续千年的村庄变成落后的城中村,不能让淳朴的农民越改越穷,游离在现代化城市发展之外,坚决不能往城乡二元割裂的方向走。”九佛街相关负责人说,九佛街旧改后公建配套面积不低于11%,很多村的集体物业将达到几十万平方米甚至上百万平方米,为村集体经济发展壮大提供了坚实保障。同时,九佛街旧改人均补偿面积不能低于80平方米。每个旧改项目村民都拥有优选权,优先选择回迁的地址,再设计融资区地块。可以说,这已经不同于传统的发展旅游、开发农产品之路。

  但城市更新和乡村振兴相结合不等同于一味“拆”。该区专门下发全域做好人居环境整治提升与促进农业生产的通知,要求各镇街必须及时清理旧村拆除产生的大量建筑垃圾。未能马上进行建设的区域,要尽快组织全域绿化、美化,并严防其流于形式。乡村建设标准应兼容功能化、景观化、海绵化、生态化,禁止按城市标准大规模运用石材及硬化处理。

  黄埔区农业农村局相关负责人介绍,黄埔区将大力推进特色产业和二三产业向乡村延伸发展,探索在乡村振兴规划范围内落户且达规模以上的企业,扶持其落户的村集体经济,用于乡村建设和发展农村集体经济、改善村民生活。

  产业体系多轮驱动

  “有的村民根本没敢想未来他们可以住几百平方米的大房子,专门跑来村委感谢我们。”洋田村党委副书记、监委主任范业敏说。

  范业敏说的这幕发生在洋田村进行旧村改造后。在旧村改造中,这个有5000余人、29个经济合作社的大村,3天内方案表决通过率高达98.23%。

  为何有这么高的通过率?这源于洋田村充分发挥党员先锋模范带头作用,实行“党员+农户”模式,全村138名党员每家每户家门口均悬挂着“共产党员户”光荣牌。

  在2019年,洋田启动了旧村改造,但该村存在人多、地少的情况,如果“按房分房”很多村民将无法享受村庄发展红利,经多次研究论证,洋田村打破惯例,提出了“按人分房”的创新方案,党员带头实行,开辟了共同富裕的新篇章。该方案保留村民原有土地,让村民同时享有城市的生活条件、居民的收入水平、农村的田园美景。

  “旧改从党员村社干部抓起,带头签约,每个环节都做得很细,和村民做好解释工作。洋田村的补偿按照人头来算,小孩都有计算在内,对人多房子少的村民很有利。”范业敏说。

  截至4月13日,洋田村完成签约房屋栋数2849栋,签约率为98.51%;完成拆除栋数1770栋(41.97万平方米)。

  改造后的洋田村将形成“科技+农业+旅游+健康+服务”多轮驱动的产业体系,其中高效农业实施土地整理后连片规模达到4200亩,成为粤港澳大湾区重要的果蔬和花卉供应基地、乡村旅游目的地。

  不止是洋田村,已有800余年历史的萝峰村,依山傍水,古祠流光,如今这一古村也迎来了旧村改造的契机。

  “我是一名共产党员,要带头支持我们政府工作。”在“三旧”改造的热潮中,年近八旬的退休老党员杨炳林冲锋在前。村里丈量核实房屋首日,杨炳林就邀请工作人员到自家丈量;经济社组织党员开会征求意见,他第一个表态赞成;通知正式启动签约后,他说服家人第一时间去签约。

  在旧改规划中,萝峰村尽享城市更新利好,不仅保留玉岩书院、萝峰寺、钟氏大宗祠等历史文物,还将重新规划村内外道路布局,兴建商业、教育医疗配套,让传统古村落的悠久历史与现代文化相互碰撞,彰显萝峰村独特的魅力。

  “我们坚持党建引领,推动乡村振兴和城市更新有机结合,每个村都至少派了一个第一书记,都是敢打敢拼敢担当的黄埔铁军。”黄埔区农业农村局相关负责人说。

  当前,该区正制定《广州市黄埔区 广州开发区 广州高新区促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若干措施》,以期加强乡村振兴的人才支撑,全面加强基层党组织对乡村治理的领导作用,鼓励科技人员下乡就业,带动乡村创新创业和产业发展。

  沃野吹来旧改新风

  礼炮齐鸣,彩带飞舞,几天前,何棠下整村改造城市更新展示中心暨复建区样板房正式开放。窗明几净、宽敞通透的复建区样板房吸引众多村民前往参观,何棠下村的新未来让村民倍感期待。

  何棠下村位于中新广州知识城知识服务与总部经济区建设范围内,其整村改造将为环九龙湖经济带建设释放优质土地,并为重大产业项目腾出建设空间。所以何棠下旧改项目既关乎农民共同富裕目标的实现,也关乎知识城的高质量发展。

  乡村振兴的主体是广大农民,需要广大农民积极参与建设。在黄埔区、广州开发区,乡村振兴和城市更新的结合,并非村民领完拆迁款就结束的“一锤子”买卖,而是让农民在共建中共享未来的发展成果。

  “乡村振兴布局长远,但村民更关注眼前利益,旧村改造和乡村振兴融合发展兼顾了长期利益和短期利益。”何棠下村党委书记何树洪表示,此前提升乡村人居环境,需要整改村社里“脏乱差”的片区,有时清理村民临时搭建物、果树等举措涉及村民利益,需要劝服、发动村民,沟通成本高、耗时长。

  现在,旧村改造补偿能给村民带来直观的收益,旧村改造和乡村振兴融合发展促进农民财产性收入持续提高,提升了村民参与乡村振兴的积极性和信心。

  同时,黄埔探索出台了《村集体经济发展留用地纳入旧村庄改造工作指引》《广州市黄埔区 广州开发区旧村改造项目土地置换若干规定》等政策措施,有效破解该区大量旧村改造项目土地零散、难以整合的问题,推动全面改造村社实现农村变城市、农民变市民、资源变股权。

  2020年,黄埔拆除旧村面积1490万平方米,是过去十年的3.5倍。“我们全家都非常支持旧改,第一时间就签了。”龙湖街汤村五福堂一社村民黄伯期待新家早日建成。

  龙湖街相关负责人认为,城市更新作为一种方法和途径,可以避免乡村振而不兴的问题,从根本上实现高水平的乡村振兴,它的力度和影响力都是巨大的。通过旧村改造,还可以从国土空间规划入手,对乡村发展进行顶层设计。

  “城市更新可以把土地置换出来,吸引高新产业入驻,达到产业兴旺的目标。”上述龙湖街相关负责人说,最新的规划理念运用到乡村建设中来,可以大大提升乡村治理水平,最终让农村集体资产规模壮大起来,让村民富裕起来。

  “乡村振兴将为农民的未来开拓更多新路。”何树洪说,单一的旧村改造可能会让村民日后过于依赖租金收入,而乡村振兴聚焦“三农”,量体裁衣地引入产业,将提供适合村民长远发展的工作机会,构造共赢的城乡关系、工农关系,将实现乡村振兴可持续发展。

  黄埔区农业农村局相关负责人说,黄埔通过加快推进旧村改造,促进了农村土地集约利用,扩大了村集体经营性资产的规模,推动了农村二三产业发展,实现了农村集体经济发展和增收,为乡村打造更好的人居环境、构建更可持续的新型产业形态、实现更高质量的发展提供助力。

  撰文:吴雨伦 傅鹏 陈思勤


  南方日报   2021.4.30   A07版



附件: